健康21:大健康时代新思维

  人类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拥有长寿的同时也面临着慢性病的威胁。不同于外来病原体引发的传染病,慢性病是机体内部出现问题而导致的,病因复杂多变。更麻烦的是,慢性病表现出明显的个体之间的差异,甚至个体内的异质性。因此,不能简单地停留在“看病”,而是要“看人”。慢性病的发生需要时间,通常是从健康状态逐渐演化成为疾病状态。因此,要利用发病之前的“窗口期”,将抗击疾病的“关口前移”,早期监测和早期干预,实行对生命全周期的健康管理和维护。

老龄化社会的两面:“长寿”与“慢性病”

  人类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进入20世纪以后,美国和日本等各发达国家的人均预期寿命都有了明显的增长,而且这个趋势还会继续下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们对自身健康的掌控和维护能力有了非常大的提高。长寿是人类所追求的核心目标之一。中国从秦始皇时代就开始追求长生不老,要去找什么长生不老药。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它反映了人们都希望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活得更久一点。

  长寿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标志。在近些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通常会提到一项内容——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又有所增加了。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里,人均预期寿命的增加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从2015年的76岁要增至2030年的79岁。但是,世界上的大部分事情往往具有两面性,活得长是好的一面,但同时也伴随有坏的一面,即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慢性病)的增加。

慢性病不仅危害个人健康,它对社会也有很大的危害。慢性病通常需要进行长期的治疗,这对整个社会、对每个家庭来说,经济上的负担是非常沉重的。据统计,2015年我国在老年痴呆症上的花费就超过3000亿人民币。看病需要钱,慢性病治疗需要更多的钱。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2018年全球由老年痴呆症引发的疾病花费将超1万亿美元,2030年将达到2万亿美元。这表明慢性病对社会和个人都是一种巨大的经济压力。

为什么活得长跟慢性病有紧密关系?

  因为导致慢性病发生最主要的危险因素就是年龄:年龄越大,慢性病发生的风险就越高。例如,神经退行性疾病关系到人的认知能力的下降;中美国科学家的一项统计研究表明,我国中老年人随着年龄的增加,不论男女,其认知能力呈现了一个线性下降的趋势。总之,随着年龄增加,肿瘤、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和老年痴呆症等各种慢性病发生的可能性都会随之增大。

  我们必须认识到,慢性病和传染病有着本质性的区别。传染病无一例外,都是由于外来生物体对人体的攻击而造成的,如天花病毒或者鼠疫杆菌。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些外源的病原体彻底消灭。但是,像肿瘤、肥胖病和老年痴呆症,都是属于人体内部产生的问题;肿瘤是因为体内某个或某些细胞的基因突变而演化形成的,肥胖病是因为负责调控能量代谢的组织或者器官出了问题产生的,老年痴呆症则是因为脑神经细胞死亡引发的。因此,我们不可能把慢性病像传染病那样从地球上消灭掉。
疾病观的演化:从“看病”到 “看人”

  在抗击传染病的年代,首要任务是确定病因,一种传染病一定对应于一种特定的病原体;例如,天花病源于天花病毒,黑死病则是由鼠疫杆菌导致。换句话说,传染病的病因通常是单一的、确定的。由此形成了现代医学的“疾病观”:疾病的发生有明确的原因,同样的病具有同样的病因。显然,根据这样的疾病观,患者之间的差异并不重要,需要关注的是疾病本身而非患者个人。

  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慢性病患者之间具有明显的个体差异,不同的个体即使得了同样的一种病,个体之间的表现以及对药物的响应往往是不一样的。这一方面可能是源于个体间不同的发病机制,另一方面则可以归结于个体间不同的遗传背景和不同的生活环境。

  精确医学的核心是,以“个体为中心”,完整地获取个体从基因组、蛋白质组等分子层次到生理病理性状、肠道菌群等表型层次的数据,以及行为和环境等宏层次的数据,用来构造个体的疾病知识网络,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个体的健康维护和精确诊疗。尽管精确医学的概念和理论还有待完善,但有一点很清楚:精确医学是典型的个体化医学。面对复杂的慢性病,不能像对付传染病那样简单地去“看病”,而是要从机体和疾病的复杂性角度去“看人”。

卫生领域的关键词转换:从“疾病” 到“健康”

  中国当前进入了一个“大健康”时代。2016年,中国政府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并在会上提出了建设健康中国的目标——为人民群众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卫生与健康服务。要注意到“全生命周期”这个词的提出,即维护人民健康的任务不再像过去那样,把医疗卫生服务的重点放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这种新观点在国家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里表述地更为清楚:“加快转变健康领域发展方式,全方位、全周期维护和保障人民健康”,“实现从胎儿到生命终点的全程健康服务和健康保障”。

  这个转变的关键点就是要将抗击疾病的“关口前移”,实行“健康优先”。这一点充分反映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的第一个原则:“把健康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立足国情,将促进健康的理念融入公共政策制定实施的全过程,加快形成有利于健康的生活方式、生态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实现健康与经济社会良性协调发展”。

  两千多年来,人类社会在抗击传染病的基础上建立了典型的临床医学;人们形成了一种以“疾病为中心”的思维习惯,“治病救人”是医学的首要任务。可以说“疾病”是这个临床医学时代的关键词。围绕着“疾病”,人们发展了从简单的听诊器到复杂的影像仪等各种诊断技术,以及手术、疫苗和药物等各种治疗方法;建立了专门用于患者诊治的医院等就诊场所,创造了帮助患者和社会支付治疗疾病费用的医保系统。

  到了21世纪,人类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大健康时代”。对人类健康的主要威胁已经从传染病转变为慢性病,“关口前移”和“健康优先”是抗击慢性病更为合理、更为经济的策略。因此,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健康医学时代,关键词应该改为“健康”。围绕着“健康”,我们需要发展出能够对机体病理变化进行早期监测的新技术,发展出能够维护健康和预防疾病的早期干预方法,建立起对个体全生命周期进行健康管理的社区系统,创造出能够支撑全社会以及个体对健康维护费用需求的健康保障系统。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 桃花岛

    做自己喜欢的就好了

  • 健康康

    可惜很多人的观念都没改过来,过年大鱼大肉的 :-P

  • 好人

    好文章,深有感触 :-|